讲述衢州中专老师与太阳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05-10   来源: 衢州中等专业学校    点击数:431

 

中国国际电视台2018510日报道

中国古代有个夸父逐日的神话传说,在神话中,尽管夸父渴死在路上,他仍然被看作追求光明和永恒的象征。时光流逝,衢州中等专业学校的一名艺术教师,陈晓峰,也在力所能及的逐日,多年来,他用他自制的针孔相机,用照片追逐着太阳的轨迹。

针孔相机最能体现摄影的基本原理。它既没有复杂的光学镜头,也没有高分辨率的成像,景像通过针孔投映在底片上。但是它需要更长的曝光时间,因此图片也更加模糊一些,就好像时间在上面留下了印记一样。

陈老师的针孔摄影始于2009年,但是制作针孔相机是在2013年他阅读了一篇杂志上的文章受到启发后才开始的。他认为针孔相机对曝光时间的更长要求刚好满足了他记录时间轨道的这种需求。

他的相机是用一个密封的小盒子,前部装上一个用铝或者铜片做的针孔镜头,取消了光学镜头。每个相机都是以对光学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学者命名的。

陈老师说:“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但是针孔成像的原理最早是由2000多年前的中国学者墨子发现并记载的。所以我给我的第一台相机命名为“墨子号”。他给在工作室后来制作的相机命名为“赵友钦号”“亚里士多德号”“达芬奇号”。

当太阳光经过针孔时,它会在底片上留下连续的印记。当阻光镜移走的瞬间,太阳光就成了一个闪亮的光点,这些光点和太阳的运行轨迹形成了一道动人的弧线。

“我所有的拍摄主题就是太阳的轨迹,”陈老师说,“它是我观察和感受世界的一种方式。”

他经常会选用高大,笔直的建筑物作为对象,然后让梦幻无比的太阳轨迹作为底衬。“高耸的烟囱是工业文明的标志,反映了人们改变自然世界的能力。它就像现代社会的图腾。当太阳把光投映在地上的时候,烟囱就好像是一个庞大的日晷。”

太阳的运行映射了星球经年累月活动的轨迹。“人们说摄影是瞬间的艺术,但是它也可以是永恒的艺术。“陈老师指着一幅花了六个月拍好的照片说:“图像就好像是太阳的密码,是上天给与我们的一封信。”

图片中除了建筑物与太阳的轨迹,其他的东西都是模糊的,比如说摇摆的树,行人和移动的车辆。“除了永恒不变的太阳,所有的东西都会逐渐消失,”陈老师对事物的执着还体现在他的其它作品上:比如每天坚持给女儿拍一张头像;对浙江逐渐消失的古城衢州进行长期的记录。

有一张照片,陈老师说是“专门献给杉本博司”的,他是一位著名的日本摄影师。这幅照片上,陈老师在烛火的照映下,花了7个小时来刻画出月亮的轨迹。他被这位日本摄影家的作品《阴翳礼赞》鼓舞了,他说,“第一眼我就被深深的打动了,然后我就有刻画一个在月亮轨迹前燃烧的蜡烛的冲动。”陈老师下一步的计划是用6个月的时间,拍出一张有燃烧的蜡烛和太阳轨迹的照片,把短暂的光与永恒的光进行融合。

陈老师说他的生命就像燃烧的蜡烛一样普通而短暂,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从光与影的原理中他明白了很多道理。只要太阳的轨迹还会留在底片上,他就感到踏实,“就好像一个卑微的生命与万能的太阳建立了某种牢不可破的联系一样。”

陈晓峰:1965年生,浙江衢州人,现任浙江衢州中等专业学校美术教师。2009年接触针孔摄影,201212月起,他用手中自制的针孔相机坚持不断的拍摄记录以“太阳轨迹”为主题的针孔摄影作品。